天下根本無「陰虛」病態。陰虛只是一種短暫「狀態」。

陰虛指的是水虧發熱,尤指心火亢盛,蒸騰腎水,腎陰枯涸,水不制火,相火越位,君火燔灼,擾動精室以致失神精搖,遺洩失精。以及泛指體液、津液、血液、精液虧乏,出現異於發燒的一種低熱。這種低熱無法以飲食的生冷寒潤與補充水分所解除。以致涸水、爍精、血液枯竭而骨蒸潮熱,面容枯槁,肌肉削融,髮焦毛枯,精極骨極的一種病態性的機體無法潤澤的虛證。

表現舌面乏津、口乾咽躁咽痛、日晡潮熱、躁妄不安、盜汗顴紅、性慾亢奮、遺精夢洩、頭暈耳鳴,心火亢盛、五心煩熱、失眠多夢、腰膝痠軟、形體削瘦………。

所謂五心煩熱是為:手足心烙燙及心中煩熱抓狂。

手腳是否不再冰冷須在環境溫度22℃以下檢測方有意義。

註:在溫度22℃或以下,正常人仍能啜飲加冰冷飲悠然自得神色自若,不會發顫手腳厥冷唇青囊縮!無論室內戶外。

同理,陰虛所謂的內熱,五心煩熱,也須放在溫度下檢視其熱。也就是說22℃以下仍熠熠發熱,方可稱內有虛熱!內有所謂的蒸熱!而且還需通過吃喝生冷寒潤飲食。當然這是指夏天而言,在冬天則必須於19℃以下,除卻長袖厚衣,吹風飲冷,仍不得解而五心依舊煩熱,熠熠熨燙,方有陰虛。

否則氣溫一下降,旋即熱止,蒸燙之象不復存在。則根本不能稱發熱;因為陰虛發熱已經不藥而癒,不是「病」態!

嚴重手淫失精,女人潮吹失去體液,精虛血虛液乏陰虛發熱的手淫者,請問在22℃之下手足心仍然烙手神煩氣粗,心氣亢盛喜喝冷飲,情慾不為溫度下降折殺依然熱情亢奮?

若然不是如此,則你根本毫無陰虛!

很不幸的,所有的手淫者在22℃之下通通表現為畏寒怕冷,手足冰冷,唇青囊縮,心氣無陽,寒顫發抖,陽萎早洩,性慾冷淡!視陰寒冰冷飲食如蛇蠍!現出原形!陰盛陽亡!所謂的陰虛內熱原是真寒假熱之假象!根本不是朱丹溪所謂的陰火腎熱,而是腎寒亡陽!

真熱以手掌熨貼手臂,掌心之熱隨即傳至手臂漸漸銳減,而這種假熱按之至骨熱亦不會稍歇,反更烙手發燙!

陰虛水虧必無水以成汗。而手淫者則冷汗淋漓不歇。

天下根本無「陰虛」病態。陰虛只是一種短暫「狀態」。

渴而欲飲,飲水自救,火大乾燥亢烈涸水,身體自會尋求陰寒滋潤之物平衡,化陰虛於無形。柔潤多汁的物質自能降溫解除乾涸陰虛狀態。

就算於連綿橫亙的沙漠裡曝曬或長期鍋爐旁高溫勞作、重大手術外傷失血、縱欲連續做愛失精、酒後亢旱缺水…….無論任何最極端的陰虛狀態只需逃離環境因子,補充水分冷飲,或輸血補充血肉有情之物……….皆能立即解除陰虛狀態獲得平衡。

疾病之發熱低熱,在病後亦皆消褪無蹤。否則不能稱為痊癒!此時之發熱是病邪邪火,不是陰虛!

亡陽可以添加厚衣毛裘吃喝熱食禦寒;陰虛若不得解,寒冬寬衣飲冰也涸水發熱怎能存活?!

中醫療治陰虛水虧的對策,首推號稱古今補養第一方的六味地黃丸,出自宋朝錢乙的《小兒藥證直訣》。「因仲景八味丸減去桂、附,以治小兒,以小兒純陽,故減桂、附,今用通治大小證。」

小兒本是純陽,但何以變為手腳冰冷純陰無陽?妄以六味地黃丸投予,補陰瀉陽,將是殺人!

現代經方大家劉渡舟的謬論:

「……..如果一個人眼睛花了,脈很細舌苔白、淡,就知道肝血不足了,肝開竅於目啊,我們中醫就說,吃明目養肝丸,回去煮羊肝,買點白蒺藜,研成粉,用羊肝粘著吃,10天以後,眼睛看東西好了,因為羊肝是補肝血的,蒺藜是明目的。如果還腰疼,還有點口乾舌燥,心煩晚上睡不好覺,這是腎水虛了,水不涵木,開點六味地黃湯,加點龜板補補腎陰,一補腎陰,肝也好了,眼睛也亮了,腎也好了。這就是說肝腎整體的關係。一個人,不能吃東西,渾身懶惰,眼睛無神,耳聾目脹,這個由於脾胃氣虛,清陽不升,肝膽之氣不能上升,給你開個益氣沖明湯,治脾胃,眼睛也亮了。中醫啊,中醫之偉大,一個眼睛,肝開竅開目,涉及到五臟六腑,這個理論高不高啊!非常之高啊。………」《劉渡舟講傷寒論》

亡陽必視力減退昏糊,夜間燈火渙散,誤服六味地黃丸將更惡化。一服附子立即大放光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