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發現附子;如何發現手淫亡陽

请问剑大发现附子一共用了几年时间,前后有那些错误用药历史,一共尝试了那些用药方式和配伍而最后发现单用附子

先天真陽的觀點,是長期於藥物的體驗中直接體會印證的!不是理論下的產物!

一切都必須從「頭」說起,從頭髮禿落說起。

img042.jpgimg045.jpg

這兩張照片分別是國中畢業及當兵退伍證書上的模樣。國中畢業照(1969)髮際髮線還很正常,但其實我早已亡陽,課業成績一落千丈,國中念了四年。國四時還常於學校午睡時間遺精。成為全班同學的笑柄。退伍照(1973)已經髮線後移,頂門兩鬢稀疏,禿像明顯,連眉毛也禿落。才21歲的年輕生命,已然老態畢露。當年的我比現今(2011年)的陳水扁還要老。而陳水扁只多我一歲。
我的求生求醫過程就從禿頭掉髮及嚴重老化的恐慌開始。西醫療治就略去,直接談及如何開始中醫的治療。
起初,約於1977年代左右,有幾年時間,遍訪全國各地中醫名家,有老中醫,有國醫,也有學院派。越醫越惡化,不但外貌更加老醜,內在也嚴重陽萎,遺精連連,時常虛汗潮熱不已。柴胡、三黃、石膏、元參、丹皮、生地、熟地、大黃、龍牡、牛膝、歸芍…..不斷。比不醫還悽慘。給中醫活活醫死,或醫成惡疾,絕不誇大。忿而自習鑽研中醫。當時約在1980左右年間。
img056.jpgimg055.jpgP1020636.jpg

這本中草藥學,可能是我當時的第一本中醫書籍。精簡扼要明瞭,陪我至今。已經被我翻爛嚴重脫頁。
當年,除了傷寒、金匱、難經、內經、本經、脈經、溫病學、中醫入門、醫方集解、湯頭歌訣、方劑學…….我「每天」翻閱這本中草藥學。研讀每味藥材論述,對照我全身的症狀,幾乎嚐盡整本本草所述及的藥材。所述及的分門別類。汗、吐、下、和、溫、清、消、補。發散、攻下、清瀉、解毒、涼血、活血、祛瘀、燥濕、利水、安神、破氣、補虛、消導、化痰、收斂、壯陽、清虛熱、平肝、柔肝、祛風、潛陽…….等法。當然也包括溫裡法。通通不曾放過。一一嘗試實驗,試圖以「藥」,以「對策方法」來反向發現或求證自己衰敗真正的原委。
當時,及前此,我並不知道或意識到,我所有的困境與難題全出在「手淫」。後來才知道,手淫亡陽,全身亡陽,原來手淫症侯群橫跨中醫所有門類。

當時我所最在意的是,如何止住脫髮,歛住出油。是求醫的最重要訴求。而非治療陽萎、遺精。寧可終生陽萎不起當和尚,也要讓頭髮停止脫落,甚至髮落重生。
自己診治的首發即是,神應養真丹。柔肝養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越柔越潤,頭皮越癢,髮落更迅速嚴重惡化。接著清熱燥濕止癢,滋陰清虛熱,峻補肝腎,瀉上中下焦火,利水利濕燥濕瀉熱、涼血活血逐瘀…….。虛弱,虛熱,虛汗,很快,可能與手淫有連帶關係的懷疑與想法漸漸萌生。

循著朱丹溪的陰火論,將自己醫到,進冷氣房須穿厚夾克。酷暑夏天不但無須冷氣,晚上睡覺半夜還需蓋厚被。嚴重便秘失眠,奄奄一息。

1980年代初期,雖然瘋狂積極尋求中醫醫療與自我診治,也從藥物來逆向思考推論與探究,但,究竟無強而有力的身體反應足資證實此一懷疑。尤其是失精陰虧論的六味八味;左歸右歸,七寶贊化等地黃或首烏組成的方藥。況且,除此而外,當時還心存另一念頭:脾胃功能紊亂的懷疑。在參朮、四君、理中或苓桂朮甘等浮沉甚久。

因此,雖已停止手淫,卻未完全根除。仍會在長期極端苦悶絕望及無助下,自暴自棄,忿恨地久久發洩一次。直到發現單用附子。

不久,旋即注意到汗門的戰汗、頭汗與中寒門的亡陽脫汗。如獲至寶,一路從黃耆六一湯、玉屏風、桂枝及其衍生諸湯……進展到溫裡回陽救逆。四神、真武、四逆、附子理中。(此時尚未進展到薑附、白通、通脈。)仍無顯著效用。因為頭髮掉得更厲害。出油、頭臉皮癢也更惡化。寒飲、出汗、潮紅卻並未有如醫案所述,明顯歛收。尤其是說得天花亂墜的真武湯。行不通之後又回到養陰、生精、填髓、補氣、柔筋、壯陽….老路,以及更多的上述方策療法。一一嘗試。我連斑蝥(外用)、巴豆、甘遂、水蛭、莪朮、虻蟲、犀角、硃砂、磁石、全蝎、蜈蚣、僵蠶、地龍、珍珠……都無不試過。何首烏、當歸、人參、黃耆、枸杞、鹿茸、蛤蚧…..數年間,至少吃掉一整車拖拉庫。鹿茸、蛤蚧磨成粉。

當年我的房間所存儲的藥材,應有盡有貨色齊全,嚴然有如一間頗具規模的藥房。隨時靈光一閃,想到某個可能,立即就能制方隨手調配試驗。為了不干擾藥物作用,我幾乎常常餓著肚皮試藥,因為深怕肚子中的食物影響是否有效的判斷。每天吃的藥物甚至比米飯還多。
從長期不斷嘗藥,檢驗方劑,檢驗配伍佐使組方的過程中,漸漸掌握到古人制方擬方背後的思維思路。從而能掙脫古方的郁限,而能看出相傳千年,古方的乖謬,甚至錯誤。在發現單用附子前,不知有多少時光就沉淪於古人薑附的障礙中,遲遲難以撥雲見日。如:

「荊府都昌王,體瘦而冷,無他病。日以附子煎湯飲,兼嚼硫黃,如此數歲。蘄州衛張百戶,平生服鹿茸、附子藥,至八十餘,康健倍常。宋張杲《醫說》載︰趙知府耽酒色,每日煎乾薑熟附湯,吞硫黃金液丹百粒,乃能健啖,否則倦弱不支,壽至九十。」,及「李東垣治馮翰林侄陰盛格陽傷寒,面赤目赤,煩渴引飲,脈來七、八至,但按之則散。用薑附東加人參,投半斤服之,得汗而愈。」《本草綱目》

隨著經驗與中醫知識累積終於鎖定人參、熟地與附子。氣陰、氣陽,與純陽。並單獨長期大量服用獨參湯與獨熟地黃湯。雖試圖朝向獨附湯,但遲遲有所顧忌。「俗方每用附子,須甘草、人參、生薑相配者,正製其毒故也。」陶弘景。

1991年,或隔年,與女友Maren分手,承受不了打擊,異想天開而以單用附子自殺式的大劑內服懲罰自己的無能。那時僅知道需久煎,但並不知需久煎兩個小時以上方能水解毒性。一服單用附子雖中毒,卻發現藥效遠非張仲景的乾薑附子湯所能比擬。遠非所謂能挽回元氣救命的獨參湯所能望其項背。當時我已在白通、通脈、薑附等徘迴許久,已經將乾薑附子湯推展至乾薑一,附子五的比例。下一步極可能就是單用附子。

自然而然走到,發現了單用附子。但並非意味「單用附子」即是答案!因為單用附子會中毒!因為歷史上並無前例,並無任何典籍「明確」記載單用附子能治療脫髮、遺精…等手淫症侯群。發現單用附子,可非苦難的結束,而是一連串惡夢的開始。

首先我能確定的是:附子是關鍵。手淫引起的所有難題,皆必須「重用」附子參與其中方得有緩解可能。

因此確立了「一加一」,以及如何徹底有效完全解除附子毒性兩大對策。也就是附子加上某種藥物,既能解其毒性又能增強療效。以及乖乖單用附子別無他法。當附子毒性被解除,方可能是答案。

另外,當發現附子有用時,是否該檢驗歷史上一切與附子結合或相關的各式各樣藥方?回頭再次以更嚴謹的方式重新徹底查驗!

一加一的對策,是否該檢驗,典籍上與附子結合,所謂能「制其剛而濟其勇」的單味藥物如:人參、黃耆、甘草、白朮、桂枝、熟地、生薑、乾薑…等。及其與附子結合後是否真如書上所述?

當熱藥有用時,是否該檢驗石灰、鐘乳石、硫磺、巴豆、葫蘆巴、仙茅…及其與附子結合的可能性?

當逐水有用時,是否該檢驗甘遂、大戟、芫花…等及其與附子有何不同?

當溫裡藥有用時,是否該檢驗吳茱萸、蓽撥、丁香、高良薑…及其與附子的結合?

當朝向命門火衰,是否該檢驗仙靈脾、鹿茸、韭子、肉蓯蓉、補骨脂…及其與附子的結合可能?

還有,手淫者心理層面的退縮恐慌,是否該檢驗龍骨、牡蠣、磁石、朱砂……及其與附子結合,增強療效的可能?

大汗不止,中醫裡聲稱能止汗的藥物或方劑如過江之鯽,該不該分別與附子結合看看?

回陽、潛陽、引火歸元…是否該於實際的藥物上釐清分辨?………這些都是必須一一查驗求證的「課題」!

直至公布手淫毀滅論。

最後,我必須再度申明:我若是還在「嘗試」藥物……如果我還心存疑慮,還在求証中……………手淫「毀滅」論就不該存在!若還有其他可能性恢復先天真陽,消除齒痕。或手淫根本與真陽命火無關,我就不該在此…本網站就不該設立!!

我若還在求証中,天下無數的手淫者這輩子都將不可能知道他們已經亡陽毀滅的真相!

註:本網誌成立於2007/03月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