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的「附子配伍肉桂對腎陽虛小鼠治療的實驗研究」

附子配肉桂,無論如何調配比例,附子振奮機體心陽心氣,強心復脈回陽強陽功效立即喪失,附子變成廢物之外還將蒙受肉桂中毒!亡陽之心悸恐慌症立即回籠。附子配肉桂無益亡陽證緩解。

附子配伍肉桂對腎陽虛小鼠治療的實驗研究

腎陽虛與亡陽

對於陽虛,生化學家咸認為是腎上腺皮質功能低下或功能不全所致,亦稱腎上腺皮質激素依賴症。因為治療陽虛的附子對垂體─腎上腺皮質系統有興奮作用。
早年,尚未研究中醫,我就曾以促腎上腺皮質素(Adrenocorticotropic hormone,縮寫:ACTH)來治療本身的橋本氏甲狀腺炎、虛弱、脫髮、疑似腎功能不全與脂漏性皮炎(嚴重出油)。口服製劑加塗擦霜劑,以及焦煤洗劑多管齊下。想當然沒效!若有效,我又何必浪擲人生最寶貴的30年精研中醫。
促腎上腺皮質素是學名,也就是所謂的類固醇。當年我自己以高劑量prednisolone替自己進行醫療,因為類固醇不是醫師隨便就會給藥的。請參見:後天若能補回先天,又何必稱先後天?帖文。

附子配伍肉桂對腎陽虛小鼠治療的實驗研究這篇研究論文複製腎陽虛實驗模型,使用的氫化可的松(Hydrocortisone)正是促腎上腺皮質激素。「肌注氫化可的松注射液40mg/kg/只 /天,兩後肢交替注射,連續七天」。讓小鼠自身自行合成腎上腺激素的機制受到抑制,以造成小鼠腎上腺皮質功能低下或不全的腎陽虛模型。
既然人類以促腎上腺皮質素治療「亡陽」無效,腎上腺皮質功能不全的腎陽虛模型,顯然必與「亡陽」不同。易言之,「亡陽」並非「腎陽虛」!此研究論文之腎陽虛模型並非等同亡陽模型。

利用投與大劑量人工合成激素,致使小鼠本身遺忘或疏於自行合成,當驟然停止注射氫化可的松,小鼠體內一時無法恢復自行製造,造成類固醇分泌缺乏含量不足,而引起一連串,如:弓背蜷縮,活動遲緩,體毛枯疏,尾巴發涼,眼睜不開…..等症狀,正是所謂的「類固醇戒斷症候群」副作用。

類固醇作用時間有衰退期,例如prednisolone其半衰期僅只數小時,經此時間後,其血中濃度只剩下一半。也就是說,當氫化可的松被代謝掉,所謂的腎陽虛不經投藥治療,恐怕也會自行復原。

因此,這種陽虛充其量只能稱為類亡陽而已。氫化可的松不會累積在腎臟,造成腎衰竭,造成終生永久性的傷害。當原因消除,畏寒肢冷,精神萎頓,反應遲鈍,少動閉眼,毛髮凌亂,缺乏光澤….等等副作用的「腎陽虛模型」病徵也會自行消失。

可逆與不可逆
腎上腺激素受到「抑制」並非意謂合成機制完全崩毀。
「給藥兩週後,小鼠腎陽虛所表現出的臨床表現已部分消失,如:體溫的恢復,不再拱背蜷縮,活動如初,背毛開始光澤發亮,大小便也逐漸正常等,給藥四週後,外觀及行為已和正常組無異。」從這段敘述可知,所謂的腎陽虛模型是可逆的,可以治癒的。這與亡陽的不可逆,在傷害程度上有著相當相當遙遠的距離。症狀雖很接近,死亡率差別也不太大,但其能復原的機率卻完全歧異。腎陽虛能治癒,亡陽則永無痊望。

手淫亡陽毀滅論發表之前,醫界根本少有人對亡陽有所認知,亡陽證不過是傳說中陰陽決離的危急證侯。醫者恐怕窮其一生亦無緣得識。可它卻存在極大比例的多數人身上!

亡陽一詞千百年來在典籍上更是極少著墨。若有也是亡陰亡陽牽扯錯置不清陳述謬誤,治法對策乖謬荒誕無稽,尤其是被神化了的丹藥!

歷來中醫幾乎不用亡陽一詞。

不知亡陽,生化界當然無從界定與複製典型正確的亡陽模型。

研究者一再小心檢驗實驗小鼠是否造模成功,但其設置的條件中卻無溫度降低與升高之嚴苛耐寒暑壓力檢測,僅就室溫常溫觀察,在常溫下,就算是陽虛,通常也不易顯露寒象。亡陽的人類在超過24℃以上的環境也不容易出現畏寒或手腳冰冷。因此,小鼠在常溫下的寒象表現,只能說只是因某種外來因素所致的病態表徵,而非就是裡寒腎陽虛。當機體有病發炎不適,其實都與陽虛所表現的現象近似。如:畏寒肢冷、閉目不動、皮聚毛枯脫落、神態萎頓、體重減輕、食慾胃口變差……。因為陽氣都用來抵抗外來侵入的破壞因子─大劑量的人工合成激素氫化可的松。這與人類濫用保健維生素、抗發炎的抗生素,以及大量蔬果水分降低體溫…..,導致類亡陽虛弱萎靡,行動遲緩困頓毫無二致。

論文中判斷小鼠複製腎陽虛模型成功與否,至少具備下述5項主要指標。

1畏寒喜暖

2弓背蜷縮

3體毛枯疏

4陰囊皴縮或(及)睪丸回升或(及)肛周汙染

5飲食減少

6活動減少

7反應遲鈍

亡陽證之10大重要指標:

1齒痕舌印,寒痰湧盛,脹氣郁滯。

2不耐寒暑,畏寒肢冷或真寒假熱上火潮熱。

3盜汗自汗、喘汗狂汗,頭臉蒸熱,面紅顴赤。

4拳握無力,腰痠膝軟,下肢水腫。

5脂漏出油,髮焦毛枯,脫髮禿頭。

6心悸怔忡,怯懦退縮,憂鬱恐慌。

7腎不納氣,少氣懶言,閉目不動。

8發育受阻,形削骨立,消穀易飢,胃寒虛空。

9腎冷如冰,唇青囊縮,遺精滑精,多尿頻尿,陽萎早洩或宮寒不孕。

10耳鳴眩暈,鼻塞過敏視力昏糊。

從上述陽虛模型與亡陽指標對照,陽虛胃寒虛空容易消穀易飢,以致胃納虛性亢進,頻頻進食或胃口奇大。與小鼠的飲食減少有相當大的差異。胃寒亢進其實相當容易體會,當天氣轉涼,胃納即會加大,胃口轉佳。越寒越想進食。所以小鼠飲食減少是生病了!不是陽虛裡寒。

另外,皮溫溫度較高未必是回陽回溫,恐怕是假熱上火。這一假設,將在述及肉桂時再詳加論述。

對亡陽一無所知,當然對上火,假熱,虛陽外馳也不會有任何概念。陽氣外馳的時候,皮溫就會升高,相對,體內與命門深處的溫度卻下降。療效減弱被誤判為增強了。

服過附子的人都知道,連續給藥數個月與給藥數天不太有何差別。

超過24小時中斷附子,虛弱與寒象就會回籠再起。這除了藥效褪去漸漸被代謝外,也因進食的食物而致冷。這24小時至少會進食兩三次及喝水。因此此一研究在連續給藥28天,最後一次給藥24小時之後才進行比較與量測數值,恐怕已失去意義。單用附子如此,桂附湯也不會例外。

此研究的結論是:「對於腎陽虛小鼠的治療,桂附湯的療效隨劑量的增大而增加,成一定的量效關係。附子與肉桂配伍後的療效,明顯高於兩味藥單獨的療效。」

其所使用的桂附湯比例為1:7,肉桂為附子的七分之一。

當年我附子配伍肉桂,曾經用到10:1。肉桂為附子的十分之一,以及反向的附子為肉桂的十分之一。這兩者的最終結果必會走向單用附子與單用肉桂。而兩者我皆長期單用過。

會如此運用乃是因為我在薑附湯的比例上已經如此嘗試過了。這種調配比例並不見於經方。而是得自名不見經傳的古醫籍裡無名老中醫的心得。乾薑使用五分之一量,其意在讓走而不守的附子守住定在下焦。這本書我已因數度搬遷遺失了。

其中我特別注意5:1與10:1的差別。終而我得出一個結論:比例高到5:1以上已經失去「配伍」的意義。藥效不如單用!何必讓一丁點的雜物壞了單純的專一藥效!

對於人類,單用附子時檢視陽物未勃起狀態,粗細短長與自然垂伸,將較桂附湯來得有料激凸。而且附子力道越強悍,陽物越大。如帶皮生附子大於削皮生附,其關係排列如下:帶皮生附←削皮生附←膽巴制附片←科中附子。

但,只要一加入肉桂,縱然十分之一,立即倒縮細短。同時性能量與心陽心氣信心立即潰散消逝無蹤。不必秤量睪丸,也知強弱。

肉桂古來被認為可以解烏附中毒或減弱毒性。

在我頻頻附子中毒解毒的經驗中,檢驗得到的是:任何中藥與附子結合,皆會破壞附子也減弱其毒性。又何獨肉桂如此。人參黃耆白朮黃連甘草乾薑飴糖大棗……..甚至米飯食物莫不如此。當神經毒性竄開麻痺時,服肉桂泡水不會解除麻痺。

附子配伍肉桂極易引發噁心及嘔吐,這可能就是肉桂被認為可以解毒的原因。而這種催吐機制恐怕是肉桂中毒所引起的機體強力拒斥作用。

肉桂1,附子7,肉桂只有七分之一能解得了或抑制得了附子毒性?制其剛而濟其勇?若要如此運用也該是1:1,或1:2以及2:1。

參附湯,朮附湯,耆附湯,乾薑附子湯….等,就是如此運用。

七分之一的肉桂量若能升高內在體溫,非皮溫表溫,增強療效,加大到1:1理論上療效應該更佳,那此研究案之桂附湯就不會是1:7。

這樣微小的比例,意圖以之作為回陽響導倒是較有可能。

肉桂真能帶路召喚虛陽回歸命門?

肉桂能引火歸元,召喚浮游上逆不歸,外馳散逸的虛陽遊子認得來路返歸命門火宅元氣之鄉,大概創自滋陰學派朱震亨的弟子戴原禮。而被兩百年後的張景岳發揚光大!右歸丸就是在這樣的思路下出現的。讓亡陽之療治增添巨大的障礙。

「附子無乾薑不熱,得甘草則性緩,得桂則補命門。」明‧戴原禮《秘傳證治要訣及類方》。言下之意無非說,附子本浮而不沉,通行十二經,走而不守,得肉桂嚮導始能沉下守在命門。

影響所及,後世補腎陽甚至回陽幾乎兩者相須為用,加上「桂木凌冬不凋,其色紫赤」比象為火,因此補腎補火壯陽必桂附不離。

另外,神農本草經及宋‧陸佃(1042—1102)謂肉桂「為諸藥先聘通使」之說亦為肉桂能引火歸元提供了穿鑿附會的佐證。

何謂引火歸元請參見:何謂上火?何謂虛火上炎?何謂真寒假熱?何以服用中藥會上火?一文。

亡陽不比陽虛,召喚逆上浮陽下行,斂收外馳虛陽,平復上炎虛火,引火歸元追復元氣,回陽救逆….從來只有薑附配,無桂附配。

於《本草崇原》發出附子驚世之論:「凡人火氣內衰,陽氣外馳,急用炮熟附子助火之原,使神機上行而不下殞,環行而不外脫,治之於微,奏功頗易。奈世醫不明醫理,不識病機,必至脈脫厥冷,神去魄存,方謂宜用附子.夫附子治病者也,何能治命?」的清朝名醫 張志聰,就曾在《傷寒論集注》嚴詞批判:「夫元氣發原於下,…….後人有附子無乾薑則不熱,得甘草則性緩之說。此撰不經之語而貽誤後昆者也。如當急用附子而先以桂試之者,亦誤事匪淺。」

清末民初的張錫純更說:「附子但味厚,肉桂氣味俱厚,補益之中兼有走散之力,非救危扶顛之大藥,觀仲景《傷寒論》少陰諸方用附子而不用肉桂可知也。」

本草綱目對於「桂」有如下一段敘述:

「曾世榮(元代醫家)言︰小兒驚風及洩瀉,並宜用五苓散以瀉丙火,滲土濕。內有桂,能抑肝風而扶脾土。又《醫余錄》云︰有人患赤眼腫痛,脾虛不能飲食,肝脈盛,脾脈弱。用涼藥治肝則脾愈虛,用暖藥治脾則肝愈盛。但於溫平藥中倍加肉桂,殺肝而益脾,故一治兩得之。傳云木得桂而枯是也。此皆與《別錄》桂利肝肺氣,牡桂治脅痛脅風之義相符。」

「木得桂而枯」肉桂若能引火下行,引的也是肝木之火。非浮陽虛火。與潛歛陽亢的龍骨牡蠣一樣,引的皆是真火!與「引火歸元」之假火毫不相干。

肉桂在大隊滋陰藥中用來「引火歸元」,引的是陰虛「內熱」、「真熱」、「陽亢」不是陽虛、真寒、假熱、虛亢。如左歸飲、金匱腎氣丸、崔氏八味丸,以及交泰丸於川連瀉心火外,加桂心引火下行《韓氏醫通》,甚或後人假託華陀盛名,治火盛「強中」不萎的倒陽法中以大量元參、麥冬少加肉桂三分《華佗神醫秘方真傳》。所考量的莫不皆是如此。作為嚮導,也是作為「補陰」嚮導,使陰從陽復。不是作為補陽嚮導。

肉桂顏色紫赤,紅入心,壯盛心陽之說亦為肉桂之能引火歸元增添附會色彩。

「桂」能壯心陽甚至通陽回陽之說,其理論依據主要來自傷寒論的桂枝湯及其變通衍生。

「傷寒二、三日,,心中悸而煩者,小建中湯主之。」《傷寒論》

「虛勞裡急悸衄腹中痛,夢失精,四肢痠疼,手足煩熱,咽乾口燥,小建中湯主之。」《金匱要略》

(小建中湯組成:桂枝、白芍、炙甘草、生薑、大棗、飴糖。)

「發汗過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湯主之。」《傷寒論》

(桂枝甘草湯組成:桂枝、炙甘草。)

「發汗後,其人臍下悸者,欲作奔豚,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主之。」《傷寒論》

(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組成:茯苓、桂 枝、炙甘草、大棗。)

「傷寒脈浮,醫以火迫劫之,亡陽,必驚狂,臥起不安者,桂枝去芍藥加蜀漆牡蠣龍骨救逆湯主之。」《傷寒論》

(桂枝去芍藥加蜀漆牡蠣龍骨救逆湯組成:桂枝、炙甘草、生薑、大棗、牡蠣、蜀漆、龍骨。)

另外,桂枝加桂湯、桂枝加龍骨牡蠣湯等都使用桂來治療心陽虛之神經質甚至脫髮。

這些桂枝湯的衍生方劑,經方說得天花亂墜,通通對心陽毫無提振療效!對陰盛迫陽上浮的怔忡、驚懼、奔豚、心悸、動築、恐慌及焦慮不安,怯懦退縮…..等皆毫無招回緩解鎮靜之能及任何助益。

氣脫汗泄淋漓,翕翕發熱,冷汗自汗不歇,吃喝熱食辣味狂汗頭汗……是陽虛至極亡陽的徵象。

亡陽衛表不固,虛陽外洩冷汗淋漓,附子能歛收氣門,收回外馳浮陽假熱返歸命門而止汗。請參見:手淫亡陽者如何判斷是否已經有效回陽,回元氣於無何有之鄉。

何謂氣虛?氣虛即是亡陽!獨參湯若能復脈固脫何須制定參附湯仰賴附子?獨附湯才是復脈固脫的正確對策!

肉桂只是健胃調味劑,是在出汗止煩非止泄,如薑、桂、辣椒。而桂枝解肌散風邪,用之於調和營衛去風寒,非真能閉汗實表。如桂枝甘草湯及桂枝加附子湯之運用。

亡陽之虛汗冷汗非外感風寒之邪,是真元虛敗至極之真氣外洩。不會因桂而「邪」從汗出汗自止。

手淫亡陽汗泄妄用桂於附子中,不但加重回陽阻力,更重發其汗,讓附子導火下行,回陽補命門之力斫喪失效。

投予肉桂入附子中,是自相矛盾,自扯後腿。不信?何不服桂之後再喝熱湯,無論春夏秋冬皆會立即汗出。血蓄頭臉浮紅泛黑。

桂只有七分之一的桂附湯,其所用無非是附子,是附子在補陽,而非桂。

桂附湯之所以會有量效作用,乃是七分之一的桂於其中,有如壞了一鍋粥的老鼠屎。是不精純的回陽補陽劑。以致必須大量增大桂附湯劑量,方能令附子之藥力突圍而出。這也就是何以吳佩衡必須使用附子高達一天1200公克的原因。若非如此,附子回陽強陽之力盡被桂所掩蓋。

「肉桂。氣味純陽。辛甘大熱。直透肝腎血分。大補命門相火。益陽治陰。凡沉寒痼冷。營衛風寒。陽虛自汗。腹中冷痛。咳逆結氣。脾虛惡食。濕盛洩瀉。血脈不通。死胎不下。目赤腫痛。因寒因滯而得者。用此治無不效。蓋因氣味甘辛。其色紫赤。有鼓舞血氣之能。性體純陽。有招導引誘之力。昔人云此體氣輕揚。既能峻補命門。復能竄上達表以通營衛。非若附子氣味雖辛。復兼微苦。自上達下。止固真陽。而不兼入後天之用耳。故凡病患寒逆。既宜。」清‧黃宮繡《本草求真》

肉桂既有招導引誘之力,大補命門相火且兼入後天,又,「現代醫學研究,肉桂有擴張血管,促進血循環,增加冠脈及腦血流量,使血管阻力下降等作用。能通過調節神經體液,來調整機體的物質能量代謝,改善機體應激狀態,恢復生理平衡,能夠保護腎上腺皮質激素抑制酶活性,對於因核酸和蛋白質合成受到抑制,而引起組織細胞退變,從而出現一系列耗竭病態的陽虛症有預防作用。」……。

何以單用不能勝任回陽固脫止汗?何以此研究論文的桂附湯不敢大膽施用肉桂只蜻蜓點水般小用附子的七分之一?

道理不證自明,因為止固真陽的唯有附子

一如前述,桂若真能益火助陽,桂附湯豈能不桂與附等量合施!桂只佔七分之一的桂附湯雖說是桂附合力,實是僭用附子的力量。

常溫下,由於虛火假熱上炎,亡陽者的皮溫高於回陽者。因此高劑量桂附湯,皮溫比高劑量附子湯偏高,正說明桂附湯回陽的療效反較偏低,而非優於高劑量單用附子!

以此觀之,桂附湯可說是自縛手腳的蠢笨策略。桂附湯效力優於單用附子是嚴重的錯誤觀察。謬誤的誤判!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