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基礎體溫與亡陽的關連性

風者,空氣也。抵擋新冠病毒,自是真陽正氣,能自振的陽和體溫。

里氣虛,真氣寒,體溫偏低,正氣邪祟此消彼長,在一片人眾當中,你的體溫低於周遭群眾,試問病毒會否獨鍾於你?

隨著高溫到來,這個病毒肯定會活性降低。在整個的環境溫度比較高的環境下,病毒的生長、繁殖以及傳播能力會降低的。〞《鍾南山》

“邪之始入也,泝然起毫毛,開腠理。”外感之初,風寒入侵之時,必先腠理疏,毛孔氣門玄府洞開。邪之所湊,其氣必虛。氣者衛氣,衛外之氣,真氣陽氣也。泝然者, 寒栗貌也。

“谷入於胃,其清氣化而為營(血),行於脈中,濁氣降於下焦,藉由腎中之真陽,蒸騰其氣,而行於脈外,直達皮膚為衛氣。”

“人身之有衛氣,所以溫分肉而充皮膚,肥腠理而司開闔者也,衛氣若壯,邪何由入?邪之入也,由衛外之陽不足也。故《靈樞》曰:虛邪不能獨傷人,必因身形之虛而後客之。”《傷寒論後條辨》

“凡傷寒之病,多從風寒得之。凡中風與傷寒為病,自古通謂之傷寒。《千金》曰:夫傷寒病者,起自風寒,入於腠理,與精氣分爭,榮衛偏隔,周身不通而病。始表中風寒,入裡則不消矣。始自皮膚,入於經絡,傳於臟腑是也。

風者,空氣也。抵擋風寒(中醫所謂的風寒是指病毒藉由空氣飛沫傳染,且病毒在低溫寒冷、乾燥環境中繁殖快、較活躍、散播能力強。)自是真陽正氣,能自振的陽和體溫。

無內寒,則不能召外寒,口食寒物,鼻吸寒氣,無非即是,恃強逞勇,乘涼飲冷,冒寒迎風。外寒(病毒)入侵莫不如此。

強烈建議鍾南山看看我〝附子治感冒是邪論?〞這篇有關「陰證病毒」的專論。

附子治感冒是邪論?
深圳衛視專訪鍾南山院士
鍾南山:新冠病毒像天花 將來要靠疫苗解決
注:宿主對於病毒的抵抗力(摘自維基百科病毒概論)

動物的先天免疫:

包括人類在內的動物先天就有很多抵禦病毒的方式。其中,一些方式是非特異性的。也就是說,它們能對所有的病毒起防禦作用。先天免疫不會在多次接觸病毒後增強,對病毒感染也沒有「記憶力」。動物的皮膚,尤其是由死細胞構成的皮膚表層,能將多種病毒拒之門外(注意!正氣虛寒之人,氣門不斂,玄府洞開,也就是毛細孔不能閉闔攝斂,時時自汗出,則禦外(病毒) 感染之免疫能力自是微弱不振。命門真火不旺,里陽真氣不盛,則不足以「密​​​​」腠理而衛風寒也。)胃酸亦能消滅很多被吞入消化道的病毒。即使病毒突破這些屏障,進入了宿主體內,也還有其他的先天免疫途徑能阻止病毒在體內擴散。比如,宿主會產生一種叫干擾素的激素來殺死被病毒感染的細胞和與之相鄰的細胞以阻止病毒繁殖。細胞內部也有能破壞病毒RNA的酶。該過程被稱爲RNA干擾。此外,有些血細胞能吞噬受病毒感染的細胞並將之「摧毀」。

動物的後天免疫:

對病毒的特異性免疫是逐步發展出來的,其中叫做淋巴細胞的白血球起了重要的作用。淋巴細胞對病毒感染有「記憶力」,並且能合成許多特別的分子,稱為抗體。這些抗體能附著在病毒上,阻止它感染細胞。抗體有很強的針對性,只能攻擊一種病毒。宿主能產生多種抗體,特別是剛剛受到感染時。感染消退後,宿主仍能繼續產生抗體,體內留存的抗體通常能使宿主對病毒擁有終身免疫力。